-

奇想修真

作者:烈烈风中
 

  俏丽的倩影正担著两桶水,自水井处一步步地向田地走去,到达田边后,将

早已摆在那儿的木製洒水器放入桶中,在盛满水后洒在田地上。

 

  在她负责农务以前,為农作物洒水均是用杓子盛了些许水,然后挥向田裡,

因此洒水时水份分佈不算太均衡。但在这名女子接手后的当天,便找木匠弄出简

单的洒水器,让此处的农夫们也得以轻鬆点。

 

  『王师妹,情况如何了?』在农舍外走来了一位少女,看来只有十六、七岁

左右,虽然同為此处的农家,但明显是早已习惯此地生活。

 

  『师姐安好,一切十分顺利,不用担心我的。』说罢还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那就好,如果有事就来找我吧。』少女也挥了挥手后作别,然后回到自己

的农舍内工作。

 

  修仙者,这是一个听起来让无数人嚮往的存在,彷彿能夺天地之造化、成就

自身、超脱轮迴,但其实是一种十分辛苦的人。而王霜婷与另一位同样要在农田

工作的少女便属於最初级的修仙者,是玲瓏宫外门弟子,目前正在玲瓏宫外围的

农山上修练。

 

  农山是玲瓏宫一处用於训练新人的地点,大部分的外门弟子均会分配在此,

每日种植各种基本灵药、灵草,以及作最基本的修行。由於此界是属於中介世界

,总是有不少来自下界的修仙者已达至该界顶峰,从而通过天劫飞升到来;偶然

也有修士能够达至飞昇天界的标準,能够白日飞升成仙。

 

  但这些远大的目标与这些外门弟子无关,因為就算是作為中介世界,灵气比

下位世界浓郁丰富得多,但还是无法保证每一个人也能顺利修仙,毕竟这种事情

是十分看天份,以及更為重要的机缘。加上这些外门弟子只是刚开始修练不久,

连飞昇修士的实力也没达到,只是在作基本的学习。

 

  进入外山门已经接近一年半,王霜婷也由什麼也不懂的菜鸟成长為一名练体

七重的熟手。在这个世界,修真的大境界分為「练体」、「识海」、「神通」、

「入道」,至於更高深的层次王霜婷便不知道了,毕竟在下位世界最多只能修至

识海境后期,如想突破至神通境则必须飞昇至这种中阶世界才可以。

 

  日出前便醒来作起始功法,到日出之时便到田间吸收雾气与药气,同时也观

察草药的生长情况,之后开始打水灌溉,到正午时再次行功,快日落时再次洒水

,最后在晚餐后再行一次功课便是大多数外门弟子每天的作息。

 

  而王霜婷自然也与其他人一样按照著差不多的步调进行修练,只不过和其他

人相比下还多了一个特殊的修练方法,这也是她為何能够迅速在两年不到的时间

内提升至练体第七重。

 

  日落以后、明月还不到正中处的一半时,王霜婷所在农舍的门便被推开,同

时间一名美貌女子也走了进来,从她高傲的神情可以看出这是一名自视甚高的人

,当然她也有值得自傲之处,能够在二十二岁之龄达至练体颠峰境界,距离将意

念转化為神识、凝聚出识海也只差临门一脚,放在玲瓏宫中也算是进展快速,唯

一可惜的是过去一年她始终在练体颠峰陪迴而无法寸进。

 

  在微弱的月光下她表情一片冷漠,已走在床上的她直接以高於王霜婷的实力

压制著对方,然后伸手将王霜婷下半身的裙襬褪下,将对方的贴身衣物脱掉,露

出不著寸缕的胯下。

 

  一根肉茎软垂在两腿间,而美貌女子在看到肉茎后喉间发出吞嚥的声音,这

不应属於女性所有之物正是女子心中念念不忘之物,也是她近半年来每天也在品

嚐的目标。

 

  俯身趴伏在王霜婷胯间,一片鳃红爬满她娇嫩的脸容,只见这名漂亮中带著

自信的女子伸手托起对方的肉茎,淡樱色的嘴唇便亲吻在先端上,然后慢慢地沿

著肉茎底部移动,直达与阴囊相接处后,再张开小嘴吸吮起那两颗睪丸。

 

  温热的舌头在肉囊上来回打转,為王霜婷送上阵阵酸麻的快感,而肉茎也在

重重刺激下充血直挺起来,鲜红色的肉冠更因对方的津液而带上一层光泽。女子

在察觉到肉茎的变化后,更是将舌头完全伸出,在肉茎上不断来回舔弄,让整根

肉棒也涂抹上她的痕跡。

 

  『很好,完全湿透了呢,可以放进来了。』女子脸上带著满意的笑容说道,

但她双眼完全没有离开过那根挺立著的肉茎,目光中的火热与渴望灼热得让人惊

讶,彷彿那根肉茎便是什麼天材地宝似的。

 

  穿在美艷女子身上的裙襬因绳结被解开而飘落在床上,然后贴身长裤也接著

被脱去,女子让自己的下半身也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

 

  伸出舌头在自己的食指上来回舔弄,特别是那被修剪得整齐的指甲,更是她

重点关注的目标。在舔弄了好一会,美艷女子觉得差不多后,便轻轻抬起自己那

丰满的臀部,将佈满津液的手指抵在后方菊穴上,指甲则在微微突起的菊蕾上来

回挖弄。

 

  女子按照著特定的节奏开始往自己的菊穴内钻探,由第一指节开始、慢慢地

抽插著,同时也不断地将前方肉穴流出来的蜜液引导进后庭处,為的是让自己的

菊花径能够尽快湿润起来,以便能够顺利地让王霜婷的肉茎完全进入。

 

  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插进去的部分也越来越多,直至整根食指也完全进入

去后,女子的鼻腔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吟,显示出她已经被挑起性的渴望,同

时间自手指也感到这窄小的菊道已得到润滑,可以开始吸纳那根粗大的肉茎。

 

  女子的玉手握著王霜婷的肉茎,腰部也跨坐至对方身上,慢慢地让自己的菊

蕾与肉冠重叠。本来在菊穴内的手指,现在已经抽出,与姆指一起张开洞口,将

王霜婷的肉茎放进没有尽头的通道内。

 

  虽然是经常以后庭品味这根肉茎,但每一次当那硕大肉冠撑开狭小的菊蕾时

,总是有种彷如撕裂身体的感觉在流窜,但菊蕾充满弹性的括约肌在女子一次又

一次的深呼吸下渐渐放鬆,缓缓地吞下了足有四指粗的棒身,至於那形如鸡蛋的

肉冠,就算是已经进入,肉冠惊人的尺寸还是使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伴随著腰部的动作,女子口中津液不由自主地从嘴角流下,紧窄的通道在坚

硬的肉茎进出下慢慢变得柔软,同时间肉冠与她的肠壁不住磨擦,為她带来一阵

阵难言的快感。因充血而硬挺起来的肉茎,将菊道撑开至女子不敢想像的大小。

强力地冲击著女子已达至极限的神经,使她如同一次又一次被拋至高空,膀胱更

由於连续不断的快感失去控制,一股淡黄色液体从她体内流至两人交合处。

 

  美貌女子是一名练体期修士,而练体期主要修练的是吸收天地间游离的灵气

以锻练强化身体,目的是為了接下来的修行打好基础。因為肉身是所有修士的基

本,不管是直接使用武技的武修、运用道具的道修、还是施展法术的法修,所有

的一切都是源自於修士的肉体。

 

  而能够修练至练体期颠峰者,对自身的控制早已瞭如指掌,那怕是像膀胱、

阴道、直肠之类的器官,也能够凭著意念,利用体内灵力加以控制。但此时高傲

女子脸上只有满满的情慾渴望,更加在缺堤后让腰肢摆动的频率变得更為快速,

让那根巨大的兇器在菊道内不停进出,喉间强压著的娇吟声与低喘声响个不停。

 

  身体期望著能够达至高峰、走进那灵肉合一的至高之境,只是她的情况完全

被王霜婷从肉茎的感受中得知,所以在女子快要品嚐到至高极乐前一刻,王霜婷

伸出右手,食指点向她的眉心处,口中也同时说出两个字──「静止」。

 

  「静止」两个字彷彿带有无上魔力,美貌女子在听到后立时停下所有动作,

唯一还在动的便是那双急促起伏的胸部。由於激烈运动的关係,她一对丰满的乳

肉正被被湿透的衣服紧贴包裹著,上衣清晰地勾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吸引著王

霜婷的双手,想好好地把玩著这一对巨乳念头不断地出现在她脑中。

 

  『师姐,接下来你便保持在高潮边缘上,开始按我所教的功法运功吧。』强

行压下心中慾念后,本来一直任由对方施為的王霜婷向美貌女子说道:『像平常

一样,用你的灵力帮我练体吧。』

 

  被硬生生自性高潮边缘上停下,让美貌女子感到异常难受,但这时的她处於

一种玄妙的状态,处於任由对於摆佈状态的她,完全听命於王霜婷,在纯意识帮

助下,美貌女子压下了满脑子追逐性快感的渴望,同时开始运行著一种特殊的功

法。

 

  「朔月星辰诀」,这不是属於这一界的功法,因為在这中位世界,天上月亮

没有缺月的日子,三轮散发著不同色彩的月亮轮流照耀著这片大地。这套功法是

地球上的修士们,由月亮的阴晴圆缺中领悟出来。

 

  王霜婷本来不是叫这名字的,身為此中位世界的其中一个下界──地球上的

一名普通上班族,本来是工程师的他由於其中一个负责的发电厂出现问题,所以

需要到场视察。但不幸碰上一名女修真者,已修练至识海的她引动雷劫,打算乘

此机会飞昇。基於女修真者是位已独自修行二百多年,没想到世界已经有著极大

的改变,基於对於四周环境的了解不足,更不知道她应劫之地旁边是一座发电厂。

 

  所以结果是雷劫与发电机產生某种共鸣,雷劫劫云吸收了大量电力,然后化

作威力惊人的雷击直落下来,当场让那名渡劫的女修化為飞灰。而那名不幸的工

程师,则由於距离太近而受到波及。

 

  当时已经穿著防护服的他,虽然能够為身躯隔绝一般电流的侵袭,问题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