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的奥秘

作者:烈烈风中

信的奥秘

在台北炎热的夏日午后,一如往常谢明无聊的按着滑鼠,收着电脑裡面一封封的E-Mail,有的是垃圾信,有的是不重要的转寄文,正当他眯着眼睛快要睡着时,有一封信让他眼睛亮了起来,标题是"研究成果-人类的秘密实验",来信者是陈东昇,他很快的看了一下内容,不过是一个连结和一个附加档,连张照片都没有,他心想这不过又是一封无聊的广告信,不过还是将连结点了开来,连结裡面是一大段说明及一些指令,谢明无心去管,又把信裡面附加的程式档打开,画面上出现两个栏位,一格是请填入姓名,另一格是请输入指令,他填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再无聊的填了个睡觉,按下送出,只听到电脑喇叭裡传来一阵轻快的音乐,因为谢明人在公司,会打扰到别人,又觉得这封信还蛮有趣,就先把信转寄回去,想说晚点回家再看看。 

 

累了一天回到家后,本来想打开电视放鬆一下,却又想到之前看到的那封信,于是打开家裡的电脑,再把信打开,谢明的小妹刚大学毕业,正准备找工作,这种时间都待在房间裡面看书,谢明想到家中也没其他人,就试着把小妹的名字填进第一栏,又把跳舞填进第二栏,再按下送出,一段音乐声音就随之发了出来,过了一两分钟,谢明看看还是没有动静,想说再把声音调大一点试试,这时小妹的门突然打开了,谢明看到小妹左跳又跳的出来,想说可能是声音太大吵到她,要出来骂人了,谢明于是说,那我关小声一点好了,却看到小妹脸上面无表情,却还是自顾自的跳着圈,彷彿没听到她说话一样,谢明这才瞭解信的作用,赶紧把信裡面连到的网址再仔细看了一看,原来程式的作用是将输入的人名及动作转换成一段音讯,再加入预设的音乐裡面,由于已经经过编码过,自然听不出有什麽特别,但它却会影响并控制人的意志。 

 

谢明瞭解原理后,心中不禁大喜,赶紧再把指令换成更精彩的指令,他毫不犹豫的输入脱衣服,并期待小妹接下来的反应,果然再按下送出后,又一段音乐传了出来,小妹果然停下了原来跳舞的动作,开始从T-Shirt脱至内衣,最后到一件不剩,谢明边欣赏小妹年轻的胴体,边想着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心中并计画着他的下一步,如何发挥这程式更大的功能及程式的极限,他再度飞快地按下了键盘… 

 

正当音乐声传出来时,谢明突然听到家裡楼梯有人上来的声音,心中大惊,万一被人发现小妹光着身子,事情就大条了,赶紧再输入穿上衣服的指令,然后匆匆忙忙的跑去厕所裡,而穿回衣服的小妹,只觉得刚才突然有一阵音乐吵得他一阵晕眩,走出房门后却听不到有什麽声音,觉得莫名其妙的摸摸头后就又走进房间。谢明坐在厕所的马桶上反覆思考着,为什麽会有如此神奇的东西,他的效用有多大,又会不会有什麽反效果?又觉得发信者陈东昇这个名字似乎哪裡听过,却想不起来,过了几分钟,谢明走出厕所,小妹已经出门逛街去了。 

 

谢明走到厨房看了一下,原来刚回来的人是谢明母亲,谢明母亲雅惠和老公已经离婚五年多,但双方关係维持的还不错,雅惠也不用太担心生活的负担,因为两人还是会共同照护子女,与因此雅惠常有时间运运动、逛逛街,年约四十的她仍保有不错的身材及年轻的肤质,谢明心想这是难得的机会,可以测试一下指令的强度,也许可以做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 

 

于是谢明回到电脑前,输入了雅惠的名字后,他想了想,觉得输入大胆一点的指令,他输入帮谢明口交后,按下送出键,喇叭果然传出了另外一段音乐,不同于之前的音乐,这次的节奏有点像是交响乐,特别的明快而响亮,不一会儿,谢明看到自己的母亲从厨房走了出来,很快的就在谢明面前蹲下,轻轻的将谢明的裤子脱下,掏出谢明的阳具就放入口中,一吸一吐的口交起来,谢明之前从来没有这种经验,撑不了两分钟,就一股脑的射了出来,谢明射出来后才惊觉,万一等下指令完成后被母亲发现可就麻烦大了,赶紧将指令再改成去刷牙,看到雅惠还来不及发现有什麽异常就走进了厕所刷牙,谢明才放心下来。 

 

经过了两次的试验,谢明瞭解应该没有指令是这个程式办不到的,实在大为佩服这个程式的创作着,于是试着在GOOGLE上搜寻谢东昇的名字,才发现原来谢东昇是从东山国小毕业的,原来刚好是谢明的国小同学,谢明这时才回想起来,当初班上是有一个矮矮小小的同学,每次总是成为高大学生欺负的对象,谢明有一次看不过去,跑去找老师打小报告,谢东昇被欺负的情形才慢慢减少,谢明心想也许是那时做的好事有了回报吧,他一时手痒打上谢东昇的名字,并输入来我家的指令按下送出,他心想这程式不过是用声音控制人,不可能透过网路也有办法吧,送出之后果然没有任何反应,谢明也就没放在心上。 

 

约莫过了半小时后,突然有人按铃,谢明往门口看了看,不看还好,一看却吓了一大跳,自己竟然看到的是家裡门内有一个人在看他,谢明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家门外面,而家裡面却空无一人,谢明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的走回电脑前,心中完全想不透自己为什麽会突然跑出门外,只记得刚才还在用电脑,还由电脑喇叭听到了一阵音乐…谢明按了Outlook的接收键,一如往常的是一堆垃圾信,谢明叹了叹气,唉~又是一个无聊的下午吧,不如自己来写一篇创作文章好了,于是他在电脑前开始打着:「在台北炎热的夏日午后,一如往常谢明无聊的按着滑鼠,收着电脑裡面一封封的E-Mail,有的是垃圾信,有的是不重要的转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