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千零一夜第七夜·秘密的暑假

    一千零一夜第七夜·秘密的暑假

 

    作者:烈烈风中

 

    序

 

    七月十日,绵绵细雨。

 

    在圣安东尼奥机场的乘客离境区,我悠然地翻阅手上的杂志。时计的闹钟响

 

    起,我抬头一看飞机抵达的班次,才独自向机场禁区行去。

 

    我是一名美藉华裔的设计师,年龄已届三十,不知幸与不幸,仍然是过着单

 

    身的生活。我从前住在亚洲地区的香港,可是到美国攻读大学后就喜欢上这里的

 

    宁静和谐,毕业后也在克萨斯州定居。

 

    在禁区外等了大约十分钟,这班飞机的乘客都差不多全部离开了,我不禁有

 

    点担心起来。正当我还胡思乱想之际,我腰间的衣衫被人拉了一拉,我自然地回

 

    望背后,只见我要等的两名可爱小女孩就站在我身后。

 

    两名女孩都只到我胸口的高度,身穿相同款式的橙黄色上衣,杏色的百褶短

 

    裙,清爽的凉鞋,恰似一对洋娃娃般,唯一不同的是带着不同款式的小手袋。她

 

    们的头发同是整齐到肩,鬓边分别用红色和黄色的细花缎带束起,相当趣致可爱。五官端正的样貌,除了使人觉得可爱外,还散发着浓烈的青春和朝气。

 

    「么舅父。」两名女孩中看来很怕羞的一个,躲在另一女孩背后,轻声地低

 

    唤我。

 

    喜出望外,一阵从没试过的激心感荡漾冲击心窗,原来承继血脉的后辈活生

 

    生站在面前的感觉,是这么使人震动莫名的。我不自觉地蹲下身,笑着把她们抱

 

    过来,她们其中之一很快就把小嘴印到我面上,另一个则靦腆地望着我。

 

    「十多年没见了,小茜和小琳都长这么大,还懂得叫人了。」

 

    小茜和小琳是我大姐的女儿,也是一对孪生的女孩,今年好像是十二、三岁

 

    左右。当我临离开香港时,她们仍是手抱的婴儿,但一转眼就已经长大了,还可

 

    以独自乘飞机来探望我这舅父,忽然间,我觉得自己有点失落和失败。

 

    听大姐说,她俩虽然是孪生的姐妹,外表亦相似非常,可是要分辨她们却容

 

    易得很,原因是作为大姐姐的小茜性格机灵好动,而作为小妹妹的小琳则内向文

 

    静,姐妹俩的个性刚好相反。刚才吻我的女孩,应该就是姐姐小茜,而另一个就

 

    是妹妹小琳了。

 

    今年春季尾,大姐突然来电通知我,她因为工作关系必须跟姐夫回大陆一段

 

    时间,碰巧又到了暑期,所以送她的一对宝贝女儿来美国由我暂时照顾,顺便督

 

    促她们打好英语的基础,作为明年升上中学的准备。

 

    既然大姐开了口,我也没有理由拒绝,反正我平时工作都很清闲。

 

    小茜突然捉紧我手,露出两颗可爱的酒涡笑道:「舅父比我们想像中年轻呢。」

 

    我笑着点头,心里却想着,如果我有这么大的女儿有多好,往事在心中浮起

 

    ,一阵隐隐的心痛也随之而来。

 

    她们的性格差落很大,在回家的途中小琳一声不响,反而小茜就好奇地左问右问。大约三十分钟车程,我们来到附近的一幅别墅。我个性好静,所以才选择人口

 

    密度偏低的克萨斯州定居,就连居住的别墅也稍离市区,工作亦是依靠互联网来

 

    办理,平时可真足不出户的。

 

    甫下车,她们两人已好奇地观察这别墅,小茜还问道:「舅父,你一个人住

 

    这么大间的房子吗?」

 

    「我是一个人住,但这种房子在美国来说并不算大了。」

 

    小琳好不容易害羞地道:「舅父一个人住,不怕鬼吗?」

 

    「鬼?」我不自禁地笑起来,但却不懂得如何回答,我想这应该不算是代沟

 

    ,而是大人跟小孩子的分别吧。

 

    轻拍小琳的头顶,我小声道:「放心吧,舅父在这别墅住了六年多,也没有

 

    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在我左边的小茜道:「啊,舅父你会煮中国菜吗?我们都不会煮饭的...」

 

    打开车尾箱,我一边把她们的行理拿下来,一边说道:「这个你们不必担心

 

    ,满汉全席么舅父就不会,但家常便饭总也可以。」

 

    小茜露出安心的表情,也不理会我这个为她们搬行理的可怜苦力,径自拉着

 

    不好意思的小琳跑进别墅。就这样,我原本宁静的生活忽然变得多姿多采。

 

    ★★★★★★★★★★★★★★★★★★★★★★★★★★★★★★★★★★★★★

 

    第一章

 

    自从小茜和小琳来到我家暂住后的第三日,我的生活也起了些许变化。在日

 

    间,我仍然在书房里工作,她们就去看电视学英文,或者是听听音乐。

 

    她们的性格都不错,相处起来倒没有什么。小茜比较热情,因她的关系我们很快

 

    就混熟起来,而小琳则很温驯,日常都会主动帮我打扫和清洁。对这种平淡的生

 

    活,小琳并没有异议,反而很适合她文静的个性,但是数日过去后,小茜就开始

 

    不奈烦。

 

    七月十四日。

 

    今天天气放晴,阳光普照,游了三日泳池的小茜,终于忍不住央求我带她到

 

    沙滩。从我家里出发,大约要二十至三十分钟才到达最近的海弯。

 

    来到沙滩,小茜兴奋得大叫道:「哇!很大的沙滩,好漂亮呢!」

 

    这个小丫头身穿一件清凉的白色缚绳小背心,一条蓝色短牛仔裤,在沙滩中

 

    不断回转起舞,还略带粗鲁地踢沙子,真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孩子。

 

    「唉,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咦,小琳你在找什么?」

 

    小琳缩在我的身后,拉着我的长裤,不断地观察四周道:「舅父,这个沙滩

 

    怎的没有人?海里有没有鳄鱼、鲨鱼?」

 

    「哈哈哈哈...这里不是香港,要到假日才会有泳客,而且沙滩面积广大

 

    ,有泳客也不会容易碰面。加上海水不深,也不会有什么鲨鱼、鳄鱼。」

 

    听到我说话的小琳总算放心下来,当我望向小茜时,我却吓一大跳。小茜二

 

    话不说,竟然开始在这里宽衣解带,最后就连她的内衣和小可爱也一并解下来。

 

    在这种沙滩,洋人全裸作日光浴是等闲事,而且小茜更是女童,也不怕让人看见

 

    ,可是不知是什么理由,我却感到有股异样的感觉涌起,这股感觉更往下身流去。

 

    「小茜...你是否应该穿着泳衣?」

 

    「泳衣?但我没带泳衣,而且这里又没有人,怕什么?」

 

    没有人?

 

    那我算什么?

 

    小茜居然不再理会我,不知是她有心还是无意,她背向着我张开双腿,还弯

 

    腰俯下身躯,中央粉红的两片**无遮无掩地暴露着,就连小屁股内的嫣红肛门

 

    也若隐若现。我感到脑里像被轰了一下,正不知她为什么摆出这么下流的姿势时

 

    ,她忽然用左手指点向右脚趾,再用右手指点向左脚趾,开始下水前的热身运动。

 

    过了片刻我才回神,也开始用心注意小茜的**。张开了大腿的小茜,女童

 

    最隐蔽的地方都一览无遗。她的身体刚开始发育,胸前虽然未能称为『**』,

 

    但仍有少许微隆的雏型,一对**是粉红色的,既小巧又可爱。她并没有女人的

 

    葫芦型纤腰,可是毕直的腰干加上婴孩胖的小肚皮,却又带出另一番的风味。

 

    她的女阴寸草未生,皮肤光滑,**则粉红饱满,可以想像到她长大后一定

 

    是名阴肉丰满的女性。两片肉唇中的肉缝因运动而忽张忽闭,青涩的性器仍是诱

 

    惑。她的屁股也不大,但看来结实健康。

 

    蓝天白云,金黄沙滩,加上小茜粉白幼嫩的**身体,合成奇异的情景。

 

    真是的,我这个三十岁的大男人,居然会在意一个十二岁的女童身体,就连

 

    我自己也不好意思。我留意到小琳的反应,她的脸比我更红,对于小茜大胆的行

 

    为,不知道应该跟随还是劝阻。

 

    做了一会热身的小茜,转头望见木立着的小琳,笑说:「喂喂,小琳你怎么

 

    还不脱衣服,你想让姐姐一个人光脱脱吗?」

 

    「但...但是...小茜...我不行的...」

 

    「不行?嘿嘿嘿...还是小琳你怕让舅父见到你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