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勇者的故事

勇者的故事========================= 

作者:烈烈风中

 

从前,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在城镇中的人们都生活得很快乐.没有战乱,没有天灾,更没有人祸,一切都很美好~ 

 

但是有一天,有一个邪恶的术士在城镇的北方建立了一坐塔,而且以那坐塔作为根据地,宣称自己是独立的王.那名术士召唤出一群魔物开始向城镇中的人们发动攻击. 

 

在和平的环境中成长的士兵们因为欠缺训练与实战经验,在与勇猛善战的魔物的战斗中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不放弃据点,向后方退守. 

 

术士的魔物军向着南方进攻,向着王城前进.最后,在王城以北的地方全部失守.魔物们向着王城为最后的目的地展开攻击 

 

幸而北方的守军始终为王城争取了备战的时间,在坚固的城墙及全国最精良的战士保护下,魔物无法入侵王城,双方陷入胶着状态. 

 

王国为了能收复失地,建立训练所,希望训练出一支强力的军队向术士作出反击. 

 

不过人是害怕死亡的,没有多少人自愿去参与训练,结果只有数人完成了沉重的训练. 

 

虽然人数很少,但是在这数人中每一个都英勇善战,能以一己之力抵抗一整队的魔物. 

 

现在,王国正打算派出这班人对术士所在的魔导塔进行突击. 

 

================序章完了囧rz================== 

 

以上算是很普通的交代故事背景吧... 

 

==========================初章-出征==================== 

 

「在这种大热天时,最好便是到郊野午睡了,只可惜现在非必要都不能走出城外...唉~真闷热」一位趴在屋顶的黑发少年吶闷着. 

 

「咦~街道有短裙美女!」少年从屋顶向大街眺望,看见了一名留着清爽黑色短发,穿着极为暴露的妙龄少女走过. 

 

「风!来点风!可恶!怎么今天一点风都没有...」少年又再度自言自语. 

 

少年无聊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左右手手指各形成一个人形在互相打斗,同时四处张望有否有趣的事发生. 

 

忽然,少年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从屋顶跳到街上,开始向着某处奔跑. 

 

「好像有点有趣的东西了~」 

 

少年刚刚看到的,是三名小混混,以及一名被混混们强拖进后港的路人. 

 

「你们想做什么,我赶时间有事要做,没有事的话别阻我!」被拉进小港的人想要离开小港,但被阻挡着去路,无法离开. 

 

「喔~是个美女耶~」其中一个小混混说着,被拉进小港的原来只是一名年约十数的棕发少女 

 

「不知小姐有没有时间陪我们玩一玩呢?」像是领头的小混混说着,更向女子伸出魔爪. 

 

「缩回你的手!别乱来!」女子把小混混的手推开,意图作出反抗. 

 

「随你反抗吧,再反抗也没用的~而且,你会反抗才有情趣~哈哈」小混混领头淫笑着,再度向女子伸出魔掌... 

 

「停手!」突然传来有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谁?竟敢阻扰我们的好事?」混混领头因为受到阻扰而不爽的叫喊着 

 

声音正是在自那位少年,他往前一跃,顺势作出了一个七百二十度转体后垂直落地,站在女子前阻隔着混混们. 

 

「小子想干什么!竟敢阻扰本大爷的雅兴,报上名来吧!」混混头领不屑的说着 

 

「听好了!本少爷是玉树林风英俊无比英侠骨仁心英气逼人英伟不凡忠肝义胆武功高强......」 

 

「看他还有久还未说完...我不想跟这种只会耍咀皮子的小子打交道,当我们不好彩,走吧...」混混老大指示跟随他离开. 

 

「老大为何不干脆的给他一拳?」跟在老大后的混混问道. 

 

「干架当然要光明正大才行!偷袭这种事我不会做!」混混老大理直气壮的说,带着混混们离开了小港. 

 

「警恶惩奸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入水能游出水能跳一骑当千...」 

 

「喂...」 

 

「风魔万千少男少女...咦?什么事?」 

 

「他们已经走了.」 

 

「噢这位美丽高贵又大方得体的小姐,不知我是否有幸请你到某间附合你高贵身份的荼座饮杯荼呢?」 

 

「没有」女子说完便跑离了后港. 

 

「竟然用两个字便拒绝了我...呜」少年边喃喃自语边步离了小港... 

 

 

 

酒馆,是一个饮酒消闲的好去处,同时也是一个用来收集及交换情报的好地方. 

 

「嗨,你来啦,定言~」酒保对着刚进来的少年说着,定言正是少年的名字. 

 

因为现在还只是下午,所以酒馆中没什么人在.定言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给我一杯冰镇鲜奶吧~记入公帐的」定言伏在桌上有气无力的说着. 

 

「老是来酒吧饮鲜奶...怎么了?又是这样子,今天又找不到节目吗?放心吧,今天有『任务』呢,好好准备一下吧~今晚八时在那地方集合」 

 

「『任务』吗?不会像上次那么无聊吧?」 

 

「什么『任务』我不清楚,来~你的鲜奶.」酒保给定言送上一杯刚从冰箱取出的鲜奶. 

 

「嗯...」 

 

「定言,这次紧记小心一点吧!」 

 

「咦?」定言从未听过酒保如此对他说,但是酒保没有回答,留下定言一人. 

 

「这个任务...很危险吗?」定言一边饮着冰冻的鲜奶,一边托头思索着...... 

 

 

 

 

 

晚上,定言正在家中打点行装.定言的家十分混乱,厨房放着一堆未洗的碗碟,穿过的衣物也随便乱丢,因为他是自己一个人居住的,定言的双亲都早被魔物所杀害. 

 

定言推开杂乱的衣物,在衣柜中找出一套与定言的家形成强烈对比的洁净套装穿上.然后便杂开了居所,向着『那地方』进发. 

 

「小定言~今天很帅气不是吗?别老是穿得脏兮兮的,多注意一下自己的仪容吧.」叫住定言的是住在他家旁的大姐姐,她知道定言是孤儿,所以不时都过来照看定言.她流着一头金色长发,人也长得十分漂亮,个子也很高,比在男性中算是中等身材的定言还高出少许.她不只长得高,身材也很不错.她从定言小时开始就是定言憧憬的对象.曾几何时,定言问过她对自己的感觉,但她却只是回了一句『哎呢~小定言也到了思春期了吗?』,她好像只当定言是弟弟罢了. 

 

「艾琳姐你别笑我了...」定言不知怎样回应,只好傻笑着. 

 

「每次看见你穿这套衣服都有一段时间不回来,又要出远门了吗?要小心危险哦!」艾琳拍了拍定言的头 

 

「嗯...不过这次也许回不来了...」定言摇摇头低声说着 

 

「咦?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没什么...哎呀!约定时间快到了,我要走了,艾琳姐再见...」说罢,定言便跑走了 

 

 

 

定言从大街上走进了隐密的后港,转进了隐蔽的分支,走进了一道隐藏的门,细心去看的话,能够在门上看到破旧的木板上刻着几个褪色的字 - 『第一基地』. 

 

「光明正大不好吗...又不是做不见得光的事,为什么要收得这么隐蔽,又不好找...当『勇者』好像连贼都不如,还以为很威风能有助认识女朋友...」定言对这『第一基地』好像很不满.其实以定言的样貌绝对足够去泡女,只是他的衣着令他的印象扣分了,但是他自己好像没有留意到. 

 

「嗨~定言,刚好赶上.」定言走进了一个房间,在微弱的灯光照射下有六人坐在椅子上.其中一人对定言说着. 

 

「咦?全体七人同时都被召集?这次的任务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定言感到有些奇怪,因为之前的任务最多也只是召集他们其中几人. 

 

「全员到达了吧?」一名身穿军服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的个子很高,比定言要高上半个头,他的头上留着一头暗淡无光的银色短发.他的左手手臂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从他严厉的神情已能看出他是名身经历丰富的战士.他是这个『第一基地』的最高指挥官,也就是唯一一个教官. 

 

「今天,王城传来了一个最困难,最后的一个任务.也正是成立我们这个部队的目的 - 全体人员,准备突击魔导塔!」教官中气十足的说了这句话. 

 

「哎呀...竟然是这个任务...」坐在最前排的瘦子带着些微讶异的说着 

 

「很好,我早就准备好了!」一名金汉男子充满自信说着 

 

「终于要来了吗...」另一名男子以低沈的声线说着 

 

「停止战乱的时间到了吗...」一名大汉意味深长的说着 

 

「哈哈哈哈,就把那些魔物杀个片甲不留!」另一名大汉豪迈的说着 

 

「囧?抱歉刚刚我没留心听...」在最后排的男子说完,便吃了教官一记... 

 

「立刻到武器库拿好自己的装备后就再回来,然后我再详细讲解任务.」 

 

「明白.」众人同时回答着 

 

队伍中的各人所擅长的武器都各不相同,武器库中都分别存放各人的装备 

最先回来的是那名瘦子,持着弓和箭弓箭,被教官分配到东则森林路线 

接着进来的那名金发男子是使用巨剑的,教官告诉他要从西则林森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