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奖未来篇

作者:烈烈风

一. 出发

 

「喂!蜜儿,妳等等我吧!」韦伟忙着从出租车中取下一箱箱的行李,一面向着正奔向太空港门口的少女大声的叫嚷。

 

黄昏的落日,将满天的云霞和宏伟的港口大楼的玻璃幕墙都染成了一片艳红。蜜儿的窈窕身影刚好背着徐徐落下的夕阳,漫妙的玲珑身段在纤薄的纱裙下若隐若现的。韦伟看得有点痴了,呆呆的提着行李箱,凝望着十八岁的蜜儿 - 他的女友。

 

「好美丽的夕阳啊!」蜜儿回身在韦伟的额上打个爆栗:「喂喂!(这是她对韦伟的昵称),你色迷迷的在看甚么?」

 

「哎唷!」韦伟抱着头呼痛。不知怎的,他总是躲不开蜜儿的打爆栗。他常自嘲说蜜儿是他的冤家,是上天派来对付他的。一见到蜜儿,他只有举手投降。

 

蜜儿见到他的狼狈相,竟还在抿嘴偷笑。韦伟恼起来要搔她的痒。两人在路边追逐调笑着。

 

「妳不要走,今次一定不放过妳。哎呀!」韦伟一个不留神,竟然一头把一个路人整个撞得像个大元宝似的,摔个四脚朝天,手上的行李也散了一地。

 

「哎呀!对不起!」韦伟连忙道歉扶起那胖胖的中年女人,蜜儿也赶忙替她把散落的行李拾起。那胖女人手叉着木桶一样粗的腰身,面孔黑得像锅底,又黑又浓的眉毛快要摵到额头上了;又肥又厚的大舌头,在两片红红的厚嘴唇上润了一润,看来要发火骂人了。

 

声音比想象中的还要响、还要尖;「你们的眼睛没带出来吗?在公众地方追追逐逐的走来走去,还是三四岁的小孩子吗?…。」一轮嘴像机关枪的连珠扫射过来。韦伟和蜜儿给骂得灰头土脸,面面相觑的不敢驳嘴。

 

那胖妇人愈骂愈起劲,也不理会韦伟他们的道歉,不停的破口大骂。韦伟伸手挡住下雨一般的口水,拉着蜜儿叫她快走开。蜜儿握一握他的手,示意说:「要捱骂就一齐捱吧!」两人心中一甜,那胖女人的臭骂都从另一边耳孔溜走了。

 

这时一个少女从太空港里走出来,拉着胖女人的手说:「妈妈,甚么事?」声音都蛮甜嘛。

 

韦伟和蜜儿简直眼前一亮,因为那少女实在是太美了。韦伟用力握一握蜜儿的手,手在身后猛打手势。蜜儿知他在说:「打死也不信这胖女人可以生得出这么美的女儿。」她心中一百个同意,禁不住扑嗤一声笑了起来。

 

那胖女人见蜜儿竟然笑起来,更是恼得七窍生烟。蜜儿马上止住笑容,又装出一副歉疚的表情。这次轮到韦伟忍不住笑起来了。蜜儿知她在取笑自已,便在背后伸手在他的手臂上狠狠的扭了一把,痛得他几乎叫起来。

 

那少女见到他俩的古怪表情,竟然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她一笑,胖女人便停止了臭骂。她转头看着少女说:「欣欣乖女,这两个走路不带眼的臭小子,把我整个人撞倒了。哎呀!跌得我真痛!」一面受手搓揉着肥大的屁股,一面瞪眼看着尴尬的韦伟和蜜儿,又想再骂了。

 

「他们不是有心的,妳也没有受伤,人家道过歉也该算了。快来吧!登船的时间快到了。」少女拾起胖女人的行李,硬把她拖开。那胖女人这才悻悻然的拂袖而去,临行时还是一面的不忿。

 

韦伟他们才松了一口气。蜜儿用手肘撞一撞韦伟,向他单一单眼:「喂喂!那女孩漂不漂亮?」

 

韦伟看着不时回头、满面是歉意的美貌少女,心不在焉的应道:「不错吧!可一点都不像她的妈妈。」其实那女孩真的是很美的,尤其是那一头垂腰的秀发;又长又直又乌黑,和修长窈窕的身段极为合衬。

 

「哎唷!」又是一个爆栗。蜜儿杏眼圆瞪,板起面孔说:「颈都伸长几吋了,你还不快快跟上去?」一扭身,拾起行李走进港口大楼。韦伟抚着额头,四下拾回一个二个的行李箱,赶忙跟上去。

 

 

 

--------------------------------------------------------------------------------

 

这个大男孩便是韦伟,从大学毕业才刚一年的见习计算机工程师。蜜儿是他的女友,也是他的师妹。他们都是新香港大学的学生,蜜儿比他少一岁,不过她修读的是工商管理,上两个月才刚毕业。虽然也见过几份工,不过仍然未找到工作。

 

他们两人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两人都是民歌队的成员。说实话,韦伟的歌喉可真是不太动听。他全是为了蜜儿才加入民歌队的。谁叫他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师妹,便认定了她是今生的另一半!

 

蜜儿就不同了,她的歌声和她的名字一样甜。当然她的样貌也是不赖的;虽然未至于是校花、系花,但裙下之臣仍是为数不少。可能是韦伟的傻劲感动了她,在大学最后一年的圣诞舞会上,蜜儿让他吻了。从此确定了两人的情侣关系,韦伟毕业后,两人的亲蜜程度有增无减。

 

这次的旅程,是他们第一次结伴远行。出发前朋友还取笑他们是预渡蜜月呢。韦伟只是傻呼呼的不懂回答,蜜儿红着脸否认,又赏了他一记爆栗。

 

虽然已是廿三世纪,但星际旅行仍是十分昂贵的。蜜儿他们才刚毕业,那来这么多钱?这次的旅行是完全免费的!因为蜜儿幸运地在轨道烈车公司的周年大抽奖中被抽中了,奖品是来回火星的宇宙飞船来回票两张连一个星期的食宿。她接到得奖通知时不知多高兴,马上通知正在上班的韦伟,当晚还好好的吃了一顿庆祝了。

 

 

 

--------------------------------------------------------------------------------

 

韦伟他们安顿好行李,便走到侯机室等候上船。新香港拥有亚洲区最大的太空港,也是最先进的。是在星际大战之后再早回复的都市之一。

 

(注:廿三世纪初,地球与各殖民星曾发生一次战争。原因是资源的争夺,结果是一半以上的人类死亡;而星际间的拓展也因而倒退了一个世纪。有关这次星际战争的导火线,可参阅另文「换妻–未来篇」。)

 

两人透过透明合金的幕墙眺望停机坪上的巨大宇宙飞船。工作人员正忙着最后的起飞准备,在无穷无尽的穹苍底下,耀眼的灯光将银白色的巨大宇宙飞船照得闪闪发亮。

 

还有三十分钟,他们便会第一次离开地球了。他们手执着手,感受到对方心底的兴奋。

 

「又是你们!」那又尖又响的声音怎么会这般熟悉的?韦伟他们连忙回头,不是那胖女人还会是谁?

 

他和蜜儿相视苦笑,连忙站起身将座位让给那胖妇人。

 

「算你识趣!」胖女人大刺刺的一屁股坐下,把两个座位都占了。她的女儿向着韦伟一笑,以示感谢。

 

是蜜儿先开口的:「妳好!我叫蜜儿,他是韦伟。妳们也到火星旅行吗?」她见韦伟傻呼呼的不懂说开场白,便先打开话匣子。

 

那少女微笑着回答:「那真好,一路上有伴了。我叫李欣欣,这位是家母。」

 

蜜儿各韦伟连忙道:「李伯母,你好!」胖女人双手交叉,白了两人一眼。

 

欣欣尴尬的苦笑了一下。气氛一时间僵住了。韦伟知蜜儿机灵,猛拉好的小手,叫她想办法。

 

蜜儿皱起眉头,眼尖地瞥到她颈上挂着串珍珠项链。心念一动,故意夸张的说:「哗!李伯母,妳的珍珠项链好漂亮呢,一定是十分名贵了。」那女人登时笑逐颜开,笑嘻嘻的说:「算妳识货。这珠炼是我的传家之宝…。」叽叽喳喳的说过不停。反而韦伟和欣欣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真对不起,韦先生,」欣欣拨一拨乌黑的长发,,小声说道:「我妈妈是野蛮了些。」

 

韦伟心想:「这位小姐不过比蜜儿高一点,身裁也好一点,面貌也美一点。但是却比蜜儿温柔得多了。」他耸耸肩说:「那里,刚才确是我们不对!啊,妳们两人也是乘这班宇宙飞船往火星旅行吗?」

 

欣欣说道:「是的!我很幸运中了奖…。」

 

「甚么?妳们也是中了奖的?」蜜儿原来一直都留意着他们的说话,这时便马上插嘴。

 

欣欣纳纳的道:「你们…也…?」

 

「我们也是中奖的!」一把极其洪亮的声音忽然在他们身后响起。他们一回头,只见黑压压像一座山似的,完全遮住了他们的视线。

 

 

 

--------------------------------------------------------------------------------

 

「爱子小姐,这一间房是你们的,这一间房是李伯母和欣欣的,最后这一间是我们的了。」蜜儿一面分派锁匙,一面走进富丽堂皇的客厅。他们住的是一个豪华套间,总共有三间双人房和一个共享的客厅。

 

原来获得轨道列车幸运乘客奖项的,一共有三个。蜜儿是其中之一、欣欣是第二个,她和妈妈一起来;另一位中奖的是身高还不到五呎,娇小玲珑的日本女孩爱子小姐,她是和未婚夫同来的。她的未婚夫大山先生是个接近八呎高,三百多磅重的大胖子,但面孔却是圆圆的十分和善。和香扇坠形的未婚妻站在一起,真是相映成趣。

 

众人赶忙在晚饭前将行李搬进房中。韦伟走进房间,看到有两张床,便十分失望的说:「不是双人房吗?怎么不是一张床的?哎啃!」当然是又吃了一记爆栗。

 

「喂喂!你可不准胡思乱想。那种事是要到结婚后才做的!」蜜儿叉着腰一本正经的道。

 

韦伟一把搂住了她,顺手挡开打下的爆栗,闪电的封吻住抗议的樱唇。他知道只要一吻,蜜儿便会乖乖的静下来。蜜儿的手果然慢慢的垂下来,柔顺搂着韦拿的背脊。自从两年前圣诞舞会一吻定情后,她们已经吻得驾轻就熟了。韦伟伸手隔着上衣抚摸着蜜儿坚挺的乳房,感觉到在薄薄的乳罩下的蓓蕾已经变硬了。蜜儿的乳房不算大,但是却充满了弹性,令人爱不惜手。韦伟听着耳畔的微微喘息,搂在纤腰上的手,慢慢向下滑。越过了丰满的玉臀,爬在蜜儿光滑的大腿上,再一吋吋的上移。手指感受着玉腿内侧微微颤动的幼嫩肌肤,正想撩起小内裤,入侵秘密的花园,却被蜜儿一手截住了。

 

每一次都是这样!韦伟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但始终未能冲破蜜儿的防卫。今次可不能就此放弃!他用力的捏弄着颤抖的美乳,嘴巴转吻向蜜儿的粉颈。他知道那里是最敏感的。果然「嘤」的一声,蜜儿的娇躯一震,身子无力的软倒在韦伟怀中。韦伟乘机挣脱蜜儿的玉手,从小裤裤的开口探进少女的花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