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友的联谊派对

 

 

  《女友的联谊派对》1-45章(未删节全本)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章

 

  「嗯……」随着我的吸啜,妍浑身抖了一下。我左手托着她丰满的乳房到嘴边亲吻,右手则攀到她的两腿之间,而老同学的女友也识趣地张开双脚,好让我的手指能深入她湿透的小肉缝。

 

  妍的呼吸变得急促,我熟练地抚摸着她的蜜屄儿,并以指尖有节奏地替上面早已充血的肉芽按摩,妍发出舒适的呻吟。经过无数次的交合,我早已了解我同学女友的喜好,爱液随着我指头的拨弄徐徐流出。

 

  我知道妍现在一定很想被男人插入,可惜正当我把阴茎对准妍的小洞之前,那半秃头的张先生已经早我一步,从后面把鸡巴完全插入妍的屄内。

 

  妍发出一声喊叫,我满不是味儿,但也明白到这是游戏规则。看着妍被面前的中年男子操得连声呼叫,一双大奶像吊灯般摇晃不定,我心中的欲火更盛,这时候曾太太趴在我面前,淫秽地笑道:「小乖乖,也来让姐姐爽爽好吗?」我作出一个喜欢的表情,头伸向曾太太的两腿之间,以舌尖为这妇人带来快感。

 

  说实在,我不明白强怎么会让曾氏夫妇加入,要知道曾太太本来就是个叫人提不起性趣的女人,而她丈夫曾先生的鸡巴就更是短小无比。好几次事后妍都跟我表示不愿被曾先生插入,说感觉比跟猪做还要差劲,但强却坚持曾氏夫妇是联谊派对的发起人之一,没功也有劳,不可能现在人数多了,才把他们踢出局外。

 

  我对此无可置喙,始终妍是强的女友,如果你认为把你那个只有20岁的女友,跟胸脯干涸得像非洲大地的曾太太相比是公平的话,大概没有人可以提出反对。

 

  「小泽今天好乖啊,把姊姊亲得好舒服。」我替曾太太口交了十分钟以上,女人发出骚浪的呻吟,潺潺流出的淫水沾湿了我整块脸庞。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曾太太,这样卖力地给她服务其实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自从上个月跟她经历过人生中最糟的性交以后,在可能情况下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再次插入这个女人的身体。

 

  幸好这时候救星到了,在我感到舌头都要发麻的时候,下体感到一阵湿润的暖意,龟头上那灵活的跳动让我知道正替我品箫的是黄姐。

 

  黄姐是派对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可能是这个原因,她也是每次都最卖力的一位;以技术填补了青春不再的缺失,基本上我对黄姐是存有好感的。

 

  看看床的另一边,妍已被黄姐的丈夫插入。我叹一口气,因为前阵子妍曾经表明即使是联谊派对,也不希望被三个男人以上插入,因为每次轮到第三个时,她的阴道已经开始不适,故此不希望有超过这数目的男人干她。

 

  我算一算,刚才曾先生插入之前,她已经跟强操过一次,换言之,她今天的限额已满。以我和她的交情,如果央求一下大概也会答应给我插一会儿,但对她有几分感情的我,着实不想妍太过辛苦。

 

  也是基于这个原因,令我对强增添了几分不满:妍是你的女友,你喜欢的话每天也可以在家里操,每什么总要在交换的时候才占一个位置?但是我也不好投诉,毕竟在这里五对男女中只有我一个是单男,说白点,就是只收获没付出,大家其实已是很宽容的了。

 

  「小泽你好硬啊!给黄姐好吗?」替我口交了一会的黄姐问我,我微笑着点一点头。不可以拒绝任何一个对手是大家当初的协议,我当然不会破坏承诺,而且我本身也不讨厌跟黄姐做爱,她比较主动热情,相比那自以为身材最好而不大愿动的李小姐,我更爱与黄姐做爱。

 

  那一边厢,强已插入曾太太的屄里,他与我相视一笑,我更忍不住竖起姆指做出一个肃然起敬的表情:好兄弟,辛苦你了。

 

  有时候我觉得乱交这种行为听似兴奋,其实十分疲惫,说到底,男人每天射精的次数有限,就是有五个女人在你面前,意义其实也不太大。对此,强认为我觉得没趣的原因是我还没有女友,所以才未能真正体会到交换的快乐。

 

  黄姐的腿缠在我的腰间好一会儿,曾经生育过的屄虽然没有妍和李小姐的来得绷紧,但感觉还是不错。

 

  另一边,妍正替李小姐的老公口交,看着半勃的阴茎在女孩俏丽的嘴中进进出出,我有时候不明白强怎么会愿意让这么漂亮的女友参加如此淫乱的游戏。不过若非如此,恐怕我是一生也没办法尝到妍的身体。

 

  不觉间,刚刚被张先生干完的李小姐已经躺在我的身边,从其不怀好意的眼神,我知道她一定仍是在气我曾经说她没有风情,那舔舌的表情让我猜到,她今天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去洗掉那不名誉的称号。

 

  我笑了一笑,尽管来吧!才24岁的你,我就不相信会有多少本领。

 

  第二章

 

  强和妍都是我的中学同学,学生时代我和强最稔熟,甚至可以称兄道弟,同是足球队的我俩曾是球场上的好搭挡,私底下也是无话不能言的好朋友。

 

  强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天赋的高大体格令他有过人自信,出众的外型亦令他成了班上男生的头号公敌。

 

  至于妍,她是一个十分文静的女孩,有时候甚至可以用忧郁来形容,在班上我绝少看到她跟其他男同学聊天,感觉是比较内向的类型。

 

  妍是班上最美的女同学,白皙的皮肤配合端庄的容颜,加上那一把乌黑的长发,对我们这些还未懂得欣赏女人身上其它美态的黄毛小子来说,已经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当然我亦不能例外,妍曾是我中学时的暗恋对象。

 

  我和强都是足球部的要将,也是班上数一数二的风头人物。可能因为强的性格较我开朗,故在班上总有一种他是老大、我是老二的感觉,不过我从没计较,要知道亚军本来就不是一个令人难堪的位置,而且要我排在我最好朋友之下,我是十分乐意。可是当某一天强告诉我,他已经把班上最美丽的女同学妍追到手之时,我曾在心内抱怨,第一为何不是我?

 

  我对强是有点妒忌,但无损我俩的友谊;只是对妍,我是有点不自觉的回避着,很多时知道强会带妍出来的时候,我都会藉故缺席。也许我心底知道,我是不想看到以强的女友身份出现的她。

 

  犹如大部份曾经历过学生时代的朋友一样,每天见面的日子会随着毕业而写上一个句号。在毕业典礼后的日子,我没再见过妍。而强跟我则仍保持着好友的关系,在强面前我从没问过在毕业后他是否仍是与妍交往,我那故意不去触碰心中刺痛的性格一如往昔。

 

  强在我心中是一个完美的男人,故此当两年前他告诉我,原来他有群交爱好的时候,我是不自禁的叫了出来。「拜托,我们不是小孩子了,别大惊小怪。」强以一向的从容眼色闭起我张开的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男欢女爱日子久了,总要找点刺激。」

 

  我对强的说话感到可笑:『当时你才18岁,最多玩了几年,却装起一副老手的模样来了。』对当时仍是处子的我来说,群交是极其遥远的一件事,我甚至连自己的第一次也没想过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下流的游戏?」我好奇地问强,他竖起三只手指。我惊叹道:「我的天!即是毕业前已经开始了?枉我视你为最好朋友,你居然瞒了我这么久。」

 

  强耸耸肩道:「没法子,我本来早想叫你加入,但联谊必须要携女伴出席,我想以你的魅力是很容易钓到女生的,便打算在你认识了女友后才告诉你,怎知毕业两年了,仍是毫无动静。」

 

  我对此有点无奈,感情的事,也不是随便可以得到。其实作为班上的老二,过往也有不少女同学表示对我有好感,可是我不知是否有意无意地介意着妍的视线,每次我的恋情都是无疾而终。

 

  「那你今天为什么告诉我?」我续问。

 

  强回答:「都说是好兄弟,也没可能永远的等,上星期跟大家商量过后,决定破例让你这个单男加入。」

 

  「加入?」喝着水的我当即呛了一口,我永不会想到强这个在我心中的阳光大男孩,竟会引诱我干此勾当。

 

  强点头:「你是个乖乖仔,没玩过几个女人吧?派对上虽然有些年纪不小的老女人,但也有美女啦!」

 

  「救命!求你不要跟我开这种开笑。」我脸涨得通红,要知道当时我仍是个有道德观念的大男孩,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强那无耻的话。

 

  但忽然间却想起妍,「你现在仍跟妍拍拖吗?」我故作不经意地问道,强点点头。

 

  我不可置信的再问:「你是说:妍也有跟你一起玩群交游戏?」妍跟强相恋多年,我当然不会相信她仍是处女,但参与群交,就完全不是我可想像。

 

  强点起香烟,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是。」我但觉脑门一阵混乱,也不知道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居然答应了强的邀请。

 

  第三章

 

  一星期后的黄昏,我来到相约的酒店,联谊活动是先吃晚饭再上房间,当时人数没有现在多,分别是曾氏夫妇、赵氏夫妇及强跟妍的三对。

 

  打量一看,曾氏夫妇年纪较大,看来有三十后半,样貌中下;赵氏夫妇大约二十来岁,以外观来说仍可称得上年轻;而当中自然以强和妍这对俊男美女条件最好,很难想像这是公平的交易。

 

  毕业以来,这是我首次再遇妍,两年不见,她比学生时代更添了几份魅力,皓月般的脸庞加上一个简单的淡妆,充份把她成熟的美貌展现出来。学生时代不敢多望的高耸胸脯,在这时候更是显得诱人无比。

 

  「泽,你好。」妍大方地向我问好,面对旧同学我不知如何反应,甚至不知道这一个黑夜聚会,会否只是为了捉弄我这个老同学而作出的恶作剧。

 

  人到齐之后,强向我逐一介绍参加联谊派对的成员,说实话,我对此毫无兴趣,只想知道我从中学开始一直暗恋的妍,会否真是参加者之一。直到进入酒店套房,看到妍落落大方地在我面前解开乳罩的钮扣,我仍未相信这是真实情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