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主角被H一次就结束的坑

  书名:女主角被H一次就结束的坑

 

  作者:烈烈风中

 

 

  (1)

 

  在传说中的仙山缥缈峰上,有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独自背着木剑在云雾笼罩如仙境一般的观云台上玩耍,这女孩眉清目秀,甚是可爱,虽然年纪尚幼,却已有几分美人胚子的风姿。

  小女孩坐在观云台上,这台乃是由天然巨石雕琢而成,位于悬崖之边伸出丈许,下面便是云雾缭绕深不见底,被众山环绕的天坑,传说这天坑乃天外飞石坠地所成绵延数里,深不见底,峭壁之上却是百花齐放,有着时间罕见的美丽物种。

  小女孩正看的坑壁上若隐若现的奇花出神,忽见坑底一阵仙雾飘来,在恍惚中,小女孩见一慈祥的老者从云雾中现身,慈眉善目,气宇非凡,颇有仙神之姿。

  “哈哈哈,老朽见你时常来此观看坑底出神,想必是被坑内奇景所迷,也罢,如此说来,能与老朽相见,也算有缘,见你年纪轻轻,骨骼惊奇,且眉清目秀,似有仙女之姿,便将此宝托付于你。”

  老者从袖中摸出一枚散发着粉红色光芒的晶透宝珠置于掌心,接着说道“此宝名为玄阴珠,来太古天地初成,诸神为保阴阳平衡所造之物,将其置于体内,则滋阴养颜,功力大进,与女子阴柔之气相辅,且忌不可为阳气所触,否则阴阳互冲,天地失衡,世间便将要面临毁灭的浩劫。”

  “爷爷,你能说的简单点吗?我怎么听不太明白呢?”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问道。

  “呵呵,说简单点,你现在也听不懂,只需紧记,断不可行男女之事即可,否则万劫不复。”

  那老者说罢,口中吹过一道仙气,那玄阴珠便化为一道粉红之光,嗖的一下没入小女孩的下身,与其融为一体。

  “呵呵,此事已了,老夫可放心去也~”老者看着完全不明白状况的小女孩,却化为云雾朝坑底隐去,再无所踪。

  “雪儿,师妹,你在哪呢?”只听远处一女孩呼喊声渐近,小女孩便应了一声,痴痴的看了坑底一眼,便转身寻那喊声而去。

  转眼13年很快过去。

  此时江湖上,魔教被破后2年,正是群雄并起,门派繁多,虽都是名门正派自居,却也为了发展各自的势力明争暗斗,互不相让,武林盟主之位更是争夺激烈,虽然说不上能号令天下群雄,但是以盟主之威名,必对本派的发展大为有利。

  当日,昆仑山下,又是5年一度的盟主之位争夺战,此次盛会江湖上名门大派皆派出顶尖高手参加,虽然当中不少淡薄名利之人并无心争夺盟主之位,但是此种高手如云的盛会,便是来切磋比试,与各派高手一会,也不虚此行。

  既然是武林中顶尖高手的比试,所设擂台也非同一般,乃是悬于湖面之上用锁链相连的数十块薄如纸张的木片组成,随着水波起伏不定,但是要站上这擂台而不沉入湖中,便已是非武艺超凡并且有着绝好轻功的顶尖高手不可。

  此时,擂台上战至正酣,交手的双方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气剑门”掌门风无息和“七绝剑”叶飞,两人在湖面上点木而行,风无息剑气凌厉,剑尖所指之处,十数米开外,都会划出深深的水痕,而叶飞的剑法则在数种完全不同的招式中娴熟的切换,以浑厚的内力避实就虚,巧妙的挡下风无息凌厉的剑气。

  顶尖高手间的过招,从不拖泥带水,奇快非常,只见两人已战至高潮,双剑相交,激起阵阵水晕,可见力道之大,忽见二人擦肩而过,电光石火间听的几声脆响,已分开数米,背对而立。

  “风掌门果然名不虚传,在下受教。”只见叶飞收起宝剑,回身抱拳笑道,而风无息亦是如此,抱拳说了声承让,一时间竟然看不出谁胜谁负,但是在场的顶尖之人,早已从两人身形相交的瞬间拼杀中,看出高下,各个都笑而不语。

  虽然是争夺盟主之位,但是其实交手中都多有保留,探明虚实后便之深浅,如若不敌便不恋战,即使有把握胜过,也是点到为止,毕竟江湖凶险,自己的底牌过早在众人面前亮出,非常不利。

  此时擂台上却突然不知从何处如仙女下凡般飘下一白衣女子,样貌在十六到十八岁上下,清丽脱俗,手持一银色剑鞘,立于湖中。

  正在众人皆叹之际,待那女子立定,方才看出起容貌,只见其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以白色丝带系之随风飘逸,肤色如凝脂般雪白,宛如通透的宝玉一般,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美目似能勾人心魄,柔媚异常,隔着老远都能让人见了怦然心动,再看她那白色纱衣下的身段,胸部高挺,柳腰纤细而后臀则极翘,加上一双修长的美腿,其动人的曲线,即使在相对比较宽松的纱衣下,都显露无疑,连定力颇高成名已久的高手们,看着如天仙一般的美人,目光都有些不定。

  “小女子乃灵仙阁门下林妙雪,听闻今日江湖上英雄豪杰皆聚于此,特来讨教一二,还往前辈们不吝赐教。”林妙雪皓齿轻齐,声音柔媚万千前,酥人心骨,却又清丽脱俗,且声音虽小,却能清晰的传遍四周,可见其内力之厚。

  灵仙阁并不是什么武林大派,且不喜参与江湖争斗,所以在场很多人闻所未闻,但是有一些年长者一听此名,便心头一震,此派隐于世外,鲜有门人踏足江湖,每隔十几年,二十年才偶有弟子现于江湖,且各个都武功高绝,深不可测,但又与世无争,当可归到仙侠一列。

  见此女子美貌非常,倾国之色,一些血气方刚的年轻后辈便按奈不住,其中一白衣男子20多岁,率先跃身于湖上,与林妙雪对上。

  “小生天山派周云逸,特来想仙子讨教,还望仙子手下留情~”周云逸生的很是俊俏,气宇不凡,乃天山派少有的奇才,年纪轻轻,已得天山剑法精妙,功力不在很多师叔之下。

  “公子相貌英俊,气宇不凡,但是面带桃花之色,且呼吸略有急促,莫不是动了别的心思?”林妙雪微微一笑,双唇轻启,柔媚万千,把正当年的周云逸看的血气翻涌。

  “周公子,你这般心神不定,任何比试,还是下去歇息片刻吧?”林妙雪继续微笑着说道。

  周云逸被她这么一说,脸色微红,年轻气盛的他,哪里拉的下面子不战而退,便强忍内心的波动,大喊一声“仙子请了!”便拔剑刺出。

  哪知那林妙雪只是嫣笑一声,右手轻抚剑柄,周云逸只觉得白光一闪,一阵轻风拂面,连林妙雪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手中的宝剑已断成两截,身上却无任何痕迹,当下心中大骇。

  “什么!?”周云逸年少成名,天山又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顶尖大派,却在弹指间被林妙雪轻易击败,且出手之快,内力之强,大大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林妙雪虽并无杀心,但其剑气和凌厉的内力以通过断剑传遍周云逸的全身,当下觉得后背寒冷异常,此种莫名的惊惧,只怕是对上高出自己一大截的绝世高手时才会有。

  “小生失礼……多谢仙子手下留情……”周云逸反应过来后,慌忙的抱拳说道,然后灰溜溜的跃出擂台。

  此后场下鸦雀无声,皆被林妙雪的剑法震慑,想她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弹指间败一流顶尖高手如无形,哪个还敢轻易上前应战?在场比周云逸武功高绝者不乏其人,但是不知林妙雪武功底细,心中没底,虽然说可能可以获胜,但也不是无战败之虑,且即使获胜,想也要使出浑身解数,对自己不利,于是都等着别人按奈不住,抢先出手。

  林妙雪立于湖中,见无人再来应战,也不着急,只是持剑而立,神态超然。

  少许,各派中被林妙雪惊绝武功吸引者,终于按奈不住纷纷上台应战,且所这武林中人,虽然为了门派利益不免勾心斗角,但是还是很多人对武学甚为痴迷,见到武功高绝且技法独特的高手,都忍不住想要切磋一番,为此可以不顾一切,哪怕身死也在所不惜,不过但凡有此痴念者,因醉心于武学,反而武功颇高。

  当日大家甚至都没来得及记住上去挑战林妙雪各派高手的名字,只见林妙雪神态自若,微笑间手中宝剑白光一闪,少则一剑,多也不过两剑,便将管你是哪门哪派招式何等变换莫测的武功给废了,旁人只看是速度极快,被刺者来不及躲闪,其实要想催动如此高度且威力大到足以震断名门宝剑,没有浑厚的内力是绝无可能,而武学中唯快不破是真理,速度比对手高出几个层次,纵然你有再厉害的绝招,来不及使出也是惘然。

  而且林妙雪只所以出到第二剑,也多是因为第一剑不知对手功力深浅,怕有误伤故意留手,第二剑才适当加力,不过似乎也远未到全力。

  这样下去,武林盟主之位难道要归于这个小丫头莫属?

  正在众人被林妙雪武功和剑法所震,不敢再上前挑战之际,林妙雪却突然嫣然一笑便飞身而去,不知何故,只看的在场的年轻才俊门目瞪口呆,不知道何日才能再一睹芳容。

  而成名已久的高手门则是松了一口气,如此这样正好,便不必为盟主之位和这小姑娘全力相搏,暴露自己的底牌,想来那小姑娘本身也必无争夺盟主之意,一看这样下去众高手顾虑重重搞不好真要当什么盟主,当下便轻功远去了。

  盟主争夺一战,玉仙阁仙子林妙雪威名远扬,一时竟传为武林奇谈,不仅是因为其高的匪夷所思的武功和剑法,更是因为她宛若天仙一般倾国的容貌,很多年轻高手从擂台回去之后,便茶饭不思,脑海中满是林妙雪那美丽动人如天仙般的身姿挥之不去。

  话说林妙雪至擂台一战后,便云游各处,因为在山上待久了,虽已下山1年有余差不多2年,但是仍然对世间人情美景颇有兴趣,所到之处,无不引人侧目,甚至是尾行,林妙雪只得在脸部围了一层白纱,但是其出众的身姿,仍旧吸引不少回头者。

  后来林妙雪被围观尾行的有些烦了,便只好专挑荒凉小道或者黄昏夜间行走,等到烦意散去,再在白天行走于大街之上。

  话说这点习惯正好和大多贼人不轨之徒暗合,所以一路上林妙雪不用刻意去找,行侠仗义之事没能少做。

  此刻,林妙雪一袭白纱裙在夜幕下由为扎眼,行至一山间小道,正叹此处景观别致,却不想从四下冒出一伙蟊贼截道。

  “嘿嘿,姑娘留步,留下财物,或者……留下人也可以~”众蟊贼见林妙雪身段凹凸有质致,前凸后翘,美腿修长,虽然戴着面纱,却可以隐隐看到面纱下那倾国美貌之容颜,不禁色心大动,原本只是要劫财,这会不顺便劫个色哪肯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