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装春舍

  书名:女装春舍

 

  作者:烈烈风中

 

 

 

  大家好,我是supercoldking,是一位曾经活跃在大陆的,以写作扶她、TS等题材为主的文学作者。(或许有人认识有人不认识,不过这个不重要,另外最有名的作品应该算扶她姐妹老屋情吧。)

  去年因为有了可爱的女儿,所以在时间不充裕的情况下暂时放弃了写作。不过eyny一直是我的最爱,最早看肉棒公主的时候就一直潜水,如今看了泰国人妖群奸记更是感慨好久没有如此好文了。

  因为女儿还小,我恐怕很难说在这里连载新篇。不过看到论坛里有人吐槽说文章数量略少,我想我还是可以把以前写过的,一直没有发表过的库存发上来装装门面。其中最好的一篇,我想就是这个女装春舍了,还望大家喜欢。

 

  第一章、童年异色

 

  我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喜欢女人厌恶男人,即便我已经把心底最重要的位置给了一个男人,我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认定自己取向正常。

  准确的说,占据我内心最深处的并不是一个男人,或者并非一个纯正的男子。相反他有着秀丽的容颜、曼妙的身材和迷人的气质,他比女人还要美丽,比女人更懂我的心,也比女人更令我如痴如醉。

  我一度迷茫,一度悔恨,却越来越对他无法自拔,就好像沾染了毒品一样,对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爱不释手,视为珍宝。

  一切的根源,都要从小时候认识了这个妖孽一般的于学桑开始说起。

  记得还是在初一的时候,我有幸和全校有名的学霸于学桑坐在同桌。

  那家伙当时将头发打理地乌黑锃亮,即便年长后也十分清秀的五官在当时看来更是比全班女生都要好看得多。再加上他似乎发育有些迟缓,在其他男生都开始长胡子的年纪,脸上依然光滑白净,这让班里几乎所有女生都将他奉为心中当之无愧的男神。

  反观当时的我,虽然学习也能马马虎虎,可距离学霸二字显然还是相距甚远的。个头虽然已经一米七五,在同龄人里算个高的,可长相也就是一般人的水平,加上为人多少有些那个年纪男生都会有的大大咧咧,我坐在于学桑身边这件事,是会令许多女生羡慕甚至嫉妒的。

  最开始的时候,于学桑像电视里那些书呆子一样,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埋头于功课之中,纵然对我以礼相待,但生性好动而且喜好体育的我,和他谈不上有什么私交。下学之后的于学桑也往往第一时间背上书包就回家,这让习惯了打会儿篮球再离开校园的我,既不想也不可能和他走得太近。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班里一般都要每一个月调整一次的座位,却连续两次无论如何调整,都让我和于学桑坐了同桌。即便是同性也会有日久生情的问题,随着几个月的相处,平日里虽然礼貌却缺乏热情的于学桑终于对我态度好转,苦恼于自己体育成绩不佳的他请求我每天中午利用午休时间教他打篮球,而我则经常向他请教学习上的问题。日子一久,于学桑的体育成绩逐渐好转,我也能偶尔考进班里前几名,我们两个互助互惠的事迹更是被老师大肆宣传,这下我们这对同桌黄金搭档更是分不开了。

  事后想来,心比海深而且性取向压根就不正常的于学桑一定是在那时便对我暗生情愫了……当时我压根也不清楚,这个对所有倾慕自己的女孩子都不屑一顾的学霸美少年,竟然是一个会对同性产生情感的怪胎。我更加没想到的是,像我这样一个堂堂正正的直男,居然在当时便被这小子在内心深处埋下了奇特的种子……

  因为学会了打篮球,虽然水平还是很一般,但于学桑至少开始在体育课时和大家一起玩球了,也让他白晰的皮肤被稍稍晒黑了一点,封闭自我的个性也稍微开朗了一点,和我的关系更是与日俱增,俨然已经拿我当做他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了。

  “陈力,以后还要经常教我打球。我们说好了~”

  时隔多年我都清楚地记得,在某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我们各自推着自己的自行车走在每天都要同行一小段的小路上,这天刚刚学会了三步上篮的于学桑在落日的余晖中对我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比一般男生都要微长且柔顺的秀发,虽然微微晒黑但仍然很嫩的小脸,还有粉嫩水润的薄唇,以及那不输女孩子的长长睫毛,当时我竟然误以为走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位可爱的女孩子。

  “啊……好……好的……”当时的我顿时语塞,也让于学桑看出了点什么,不过他却没有立即名言。

  转眼间我和于学桑作为互助楷模,坐在同桌度过了整整一个学期。于学桑已经可以和一般的男生一起打球,而且至少在传球方面较有天赋,而我则在他的辅导下破例考了个全班第四。

  记得在放寒假前的返校日,我特意用自己一个礼拜的生活费为于学桑买了一套崭新的文具作为谢礼,记得当时送出这件礼物时我竟然会支支吾吾,倒是于学桑在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感动后,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礼物。

  那天放学时我们互相道别,期待下个学期再会。不过整整一天里,令人意外的是,于学桑却似乎对于放假这件事颇为抵触,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那个年纪的男孩子都是挺大条的,包括我自己也不例外,在一阵疯玩和拜年之后,寒假转眼即逝,我和于学桑又在学校里凑到了一起,并在老师有意的安排下再度做了同桌。现在想来,若是那时的班主任知道若干年后我和于学桑居然发展出了不正常的关系,估计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吧。

  事情发展的契机在初夏后的一个普通的星期天,那一天在家写完作业的我,意外地发现了老爸落在VCD机旁边的一张表面印着裸女的光盘。当时已经偶尔遗精,对异性也开始有所幻想,却还对男女之事懵懂无知的我趁着老爸不在,将这张其实只是欧美三级片的光盘放进了VCD.

  记得那张盘里其实没有生殖器官的露点,但就算只有女人的乳房和阴毛不断露出来,也让我在这性爱的初启蒙中目瞪口呆,下面更是硬的像铁棍一般,却并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释放出来,只是不断用手摩擦自己的龟头而已。

  想必很多男孩子都有叫自己最好的小伙伴一起回家偷看爸爸的毛片的经历,当时仿佛开启了新世界大门的我也不例外,第二天便兴致冲冲地把昨天的经历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于学桑。

  “喂……你知道吗……昨天我趁着我爸不在,偷看了他的存货。那里面的女的都不穿衣服!!”午休时分,趁着班里人烟稀少,我把嘴巴凑到于学桑的耳边小声说道。

  “你……你说什么?”听我说到这个话题,于学桑本就圆圆的杏核眼瞪得大大的,看起来和大多数那个年纪的少年一样,对这种话题也十分感兴趣。

  “嘿嘿,我可是只和你一个人说……昨天看那个片子的时候,小鸡鸡硬的厉害,又难受又舒服……”对于学桑真实的内心变化毫无察觉,我继续毫无顾忌地说着。

  “真的……真的那么好看吗?”看我眉飞色舞的样子,于学桑这个学霸也终于露出了好奇的样子。

  “这样吧,周末我爸我妈还是不在家。你要不去我家写作业,然后我让你也看看……”当时只有十三岁的我半点也不知,这个邀请将彻底改变自己今后的人生。

  “……………………行……”沉默许久,似乎鼓起勇气,于学桑终于答应了我的邀请。

  转眼到了周六,我在我们俩约好的车站接他。可当他从公共汽车上快步走下来,我却再度有点恍惚了。

  那一天的于学桑不再像往常一样穿那身泯灭人性的校服,而是换成了清爽的T恤短裤,再配上两条当时正流行的双肩带。这样的打扮虽然还是偏向男生穿着,可于学桑眉清目秀的容颜,以及他那裸露在衣服外面,压根没长几根汗毛的白嫩手臂和白嫩小腿,让我继上学期期末那次落日分别后,再一次有种正在面对女孩子的错觉。

  “这是第一次来你们家啊……”不知是否看出了我当时的窘态,于学桑当时虽然在微笑,可笑得却也有些腼腆,好像我们俩认识不久一般。

  “是啊……我带你去我家……”对话之中好歹从错觉中缓过神来,大大咧咧的我倒是没把那种错觉放在心上,便带着于学桑向我家的方向走去。

  半个小时之后,在我父母的卧室里,我拉上窗帘,打开VCD机,将那张光盘放入了影碟机,并第二次重温这部堪称性启蒙作品的三级片。

  这一次在屏幕里的乳房和阴毛的影响下,目瞪口呆的人数变成了两人。不过直到多年以后我才从于学桑的口中得知,当时他的视线却全都放在影片中男优健壮的身体之上。

  由于当时房间里有两个人,而且没有装空调,看到一半的时候我便将上衣脱掉,露出了在那个年纪的同龄人里都颇为健硕的上半身。不过尽管我多次劝说,于学桑却没有脱掉任何衣物。

  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眼即逝,下半身再度硬的像铁棍一般的我因为快感再度无处宣泄,不得不长叹一声便躺在了父母的床上。事实上在看的过程中,对于学桑丝毫不避嫌的我,两只手早已钻进自己的裤子里,不得法门地不断挤压自己的龟头,试图释放一些积压的情欲。

  “我有办法让你舒服,你要不要试试?”就在此时,于学桑走到了我的床边,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但从他裤裆里也明显凸起,以及说话中带有喘息来看,这个学霸美少年当时想必也快忍不住了。

  “你有办法当然要试试了,我感觉自己的小鸡鸡要炸了似的……”

  “那你现在把裤子脱了……然后坐到床边来……”

  很快我便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并坐在床边,将比成人还是小了一些,但也已经能够充分勃起的肉棒,以及自己的一切都展现在了于学桑面前。

  当时的我以为于学桑会教我一些如何抒发情欲的办法,可当他白嫩的小手突然抓住了我的肉棒,我顿时吓得浑身一个哆嗦,整个人的汗毛孔都张开,毕竟身体里有着对同性本能的排斥。

  “别乱动,我这是在帮你……”吞咽着口水,双眼瞪得大大的,于学桑安慰我的语气中都带着轻微的颤抖,显然他既激动又紧张。

  随着于学桑比我柔嫩好几倍的小手在我的肉棒上用力撸动,生平第一次感受手淫快感的我立刻全身紧绷起来,看了太久毛片而积压下来的欲望根本不给我享受的时间,仅仅几秒钟之后一股想要撒尿的冲动瞬间席卷了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