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片奇遇

 

 

正文 1.镇所之宝

  黄子萧跪在床上,陷入了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境地。在他面前,有两座分开的峭壁,峭壁又白又嫩,在柔和微暗的灯光照射下,白嫩的峭壁散发出诱人的暧昧乳光。

  峭壁之内是山谷,山谷的终点是山涧。山涧的涧体比白嫩的峭壁更加白嫩。山涧的中央长满了郁郁葱葱的萋萋芳草,羞羞答答地覆盖住了最深处。

  但黄子萧仍是能够透过浓密的芳草,看到芳草覆盖住的最深处流出来的潺潺泉水。

  一个声音响起:“帅哥,你就别再犹豫了,我今天可是专门奔着你来的,快点,别再让我久等了。”

  声音娇柔,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黄子萧艰难地抬起头来,犹豫着道:“大姐,我看咱们还是按照规定的服务项目进行吧。”

  “帅哥,你可要想好了,按照固定的服务项目进行,你最多才能得到五百元,要是按照我的意思进行,我会额外付给你小费的。小费可不小哦,我已经开出了价码,你不同意吗?”

  看着面前这个全身发着乳白之光的少妇,黄子萧不禁哑然了。

  如果他不是给她服务,而是单纯的男欢女爱,他会无所顾忌地抱她亲她爱抚她,尽自己的最大力量满足她。但现在她是来找自己消费的,把自己当成了她的玩物,黄子萧虽然已经熟悉了这个私密高档休闲会所的环境,但仍是让他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这个私密的高档休闲会所,是专门供那些有钱的女人来享乐的。

  这个少妇开出的价码是五千元,但前提是让黄子萧先用他吃饭的家伙去给她服务。

  在这之前,黄子萧已经按照她的吩咐,给她做完了全身的按摩。当然了,给她做全身的按摩是规定的服务项目,按摩完了之后,再捣一捣她,捣的她满足了,黄子萧就把规定的服务项目做完了。他完活,她走人。她消费了一千元,黄子萧从中分得五百元,那五百元是归会所所得。

  但这个少妇非要在按摩之后,捣一捣之前,要侵犯黄子萧吃饭的家伙,这让黄子萧很难接受。

  原先也有的富婆贵妇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但都被黄子萧毫不犹豫地给拒绝了。

  但面前的这个少妇,好像很有来头,似乎得罪不得。黄子萧在临进屋给她服务时,领班曾特意交代过他。

  “8号,这个贵妇咱们可万万得罪不起,她可是专门奔着你来的,你可要给她服好务,她无论提什么要求,你都要满足她,千万别让她不满意。”

  8号就是黄子萧。8号在这个私密高档休闲会所里,那就是镇所之宝。只有非常出类拔萃的,才能配使用8号。

  黄子萧不解地问道:“为何?”

  领班道:“你就别问了,你按我交代的去做就行了。快点去吧,她已经进屋了。”

  进屋之后,黄子萧看到了一个芙蓉出水般的美妇正站在屋子中央。屋中的光线微暗,目的就是调节暧昧气氛。但在她那雪白肤色的反衬下,似乎使屋中的光线陡然亮了很多。

  她这是才蒸过澡,她的身上裹着一件橙色浴巾,秀颈香肩裸露在外,两条粉腿犹如两根华丽的白色玉柱支撑着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

  香娇玉嫩的她,美目盼兮地看着进来的黄子萧,轻舒粉臂,便环抱住了他的脖颈,粉嫩的红唇便印在了他的嘴唇上,娇声柔道:“帅哥,终于把你盼来了,我还担心来晚了,让别的骚娘们把你先占了呢。”

  黄子萧虽然被她又抱又亲的,但他却是站着不动,好像有些无动于衷,只是冲她淡淡地笑了笑,低声道:“谢谢你的青睐,我会给你服好务的。”

  “呵呵,是吗?这可是你说的,你要为我服好务。来吧,帅哥,把我抱到床上去吧。”

  黄子萧这才双手将她横抱起来,她的双手不停地柔柔地抚摸着黄子萧俊朗的脸颊,显得很是爱不释手。

  她柔声腻腻地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小伙子了,我很庆幸能够在这里碰到你,帮我圆了一个梦。”

  黄子萧想低声问她是啥梦?但最终他没有问。他很清楚自己的行当,干这行的,要少说话,多做实事。至于是什么实事,地球人都知道。

  黄子萧开始给她做起了按摩,她柔声腻腻地道:“帅哥,把我的浴巾脱掉吧。”

  黄子萧道:“不行,按规定做按摩的时候,是不能脱掉浴巾的。”

  她竟然撒起娇来:“不嘛,我就喜欢和你肉肉相连的感觉。”

  黄子萧想起了领班的叮嘱,只好将她身上的浴巾除去。当将她的浴巾除去,看着她那皎若秋月的玉体,黄子萧的体内突然升腾起了潮涌翻滚的欲火。

 

 

正文 2.提升价码

  潮涌翻滚的欲火,促使着黄子萧想不管不顾地立即侵犯她。但职业使然,让黄子萧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

  在这个地方,不是男人玩女人,而是女人玩男人。阴阳已经颠倒,被侵犯的只能是自己,自己绝对不能侵犯对方。

  黄子萧来这个私密高档休闲会所有一段时日了,她是让他第一次有主动侵犯的贵妇。

  做完了按摩,就到了要捣一捣的环节了,但她却喊停了,让他用他那吃饭的家伙给她进行服务。

  虽然她是第一个让黄子萧有了主动侵犯的女客人,但黄子萧从内心里是非常排斥这个动作的。

  以前有很多的女客人提出过这种要求,但都被黄子萧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黄子萧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贵妇,气质如此高雅,竟然也提出了这个要求。

  贵妇看他没有回答,直接又道:“你嫌我给的价码低是吧?”

  黄子萧不禁哑然,更加愕然了。就在这时,她又开口说话了:“一万怎样?”

  倏忽之间,她就将价码从五千元升到了一万,五千元是价码,而一万元就成了诱惑。

  黄子萧心中砰砰直跳,他仔细凝视着面前的这个贵妇,他的脸颊和神态更像极了一个人,惹的这个贵妇心中春潮澎湃,不由得娇声问道:“帅哥,一万元你也无动于衷?那好,我来问你,你之前有没有给别的女人这样服务过?”

  黄子萧立即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给别的女人服务过。”

  她顿时柔媚灿笑,万般风情涌向娇容,目光迷离,柔声腻道:“我今天就让你这样给我服务,这毕竟是你的初次,我要完全享有。这么说来,一万的价格也有些低了,我直接给你八万,怎样?”

  黄子萧有些发懵了,她竟然将价码一下子从一万提高到了八万。八万元对自己是个什么概念?那就是让自己少受那些为寻求刺激来到这里的富婆贵妇的160次的蹂躏。

  为了让自己少受160次的蹂躏,豁出去受这一次的蹂躏,很值!

  再者说了,面前的这个贵妇,不但貌美,气质更是高雅,雪白的身子,犹如才出水的芙蓉,显得一尘不染。想必她那山涧也会很干净吧。

  想到这里,黄子萧不能再犹豫了,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会为你服好务的。”

  她一听他同意了,顿时娇体发颤犹如花枝招展,道:“好,你可要做到我满足为止。”

  黄子萧只好又点了点头。

  她随即闭上了双眸,扭动着胯部,让山涧以绝佳的位置对准了黄子萧的脸。

  黄子萧慢慢趴下身子,探头伸嘴向山涧寻去。

  人穷志短,为了八万,这次只有豁出去了。自己的嘴巴面对的不是什么流着泉水的山涧,而是花花绿绿的钞票。

  自己的每一下舔舐,都是在舔舐着钞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根本就用不着去拼命,仅仅是舔舐,就净赚八万,值了!

  黄子萧闭目回想着培训技师教授的动作,认真地做着。黄子萧以前虽然没有对任何女子实打实地试过口技,但却是受过正规的培训。动作规范,几下之后,就变得劲道老辣,宛如一个口技高手,让美妇甚是受用。

  不知道进行了多久,黄子萧的嘴唇和舌头都麻木了。

  美妇全身发酥发软,感觉体内的泉水都快流光了,方才罢休,嘴里娇喘着吩咐道:“好了,你快进入吧。”

  黄子萧终于获得了大赦,抬起头立起了身子,口舌上虽然沾满了泉水,但也顾不得了,匆忙深深地呼吸了口气。随即伸手从床头拿过套套,准备拆开。

  美妇迫不及待,伸手就将他手中的套套夺过,扔到了地上,道:“不要用套套了,快,快点进来。”

  黄子萧吃了一惊,忙道:“不行,这是我们的规定,必须要用套套。”

  美妇娇喘地道:“我就要和你肉贴肉,不能用套套。”

  黄子萧仍在坚持:“这可是我们的规定啊。”

  美妇很不耐烦地道:“我的话就是规定,我说了算,你快点,快点进入。”

  她边说边迫不及待地自己动起了手。

  黄子萧被迫运动起来。

 

 

正文 3.文静秀气的女朋友

  春天的清晨,空气清新,凉爽舒适,在这个时候,人是最愿意睡懒觉的。

  一声呼喊传来:“黄主席,该起床了,今天的论坛活动可要你来主持呢。”

  黄子萧懒得睁眼,挪动几下身子,全身疲倦地随即又要再睡,但那个声音又再次呼喊起来:“黄主席啊,你再不起床,今天的论坛活动要泡汤了。”

  黄子萧只好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开口埋怨道:“就你事多,让我再睡几分钟嘛。”

  “时间真的要来不及了,你还没吃早饭呢。”

  喊黄子萧的人,是黄子萧同寝室的同学兼好友候志凯。

  黄子萧坐起身子,双手用力搓了搓脸,感觉自己的嘴唇和舌头还有些麻木。昨晚他从那个私密高档休闲会所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同寝室的同学都已经睡了。

  他自己躲在洗手间里,欲哭无泪地刷牙,将一个新买的牙刷都给刷烂了,不知道刷了多少遍,几乎将自己的嘴唇和舌头都快刷没皮了,方才罢休。

  倒在床上,难过了好大一会儿,方才疲倦地入睡。

  今天是休息日,但学校里有个论坛活动要进行,这是上个星期就定下来的事,是学生会发起组织的。

  而黄子萧正是学生会的主席,这个论坛活动就要由他来主持。黄子萧本来想当个甩手掌柜,但学生会的其他干部不同意。论形象气质,黄子萧最佳,论普通话,也是黄子萧说的最好。选来选去,大家一致认为只有黄子萧当主持人最为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