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姐姐有个约定

《我和姐姐有个约定》

 

 作者:烈烈风中

 

 

 

  周六,天阴沉的厉害,就如同得不到发泄的怨妇,显摆着一张臭脸。

 

  我独自驱车在回老家的路上,车窗外,已是万木萧索的寒冬。北风清冷,肆

虐无情!

 

  我的心却早已被幸福填满!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她,我的灵魂已经沸腾开来!

 

  大约一个小时后,就已经望到了县城边的钟楼。我掏出手机按了速拨,接通

了老姐的手机,熟悉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臭猴子,你到哪里了?限你二十分

钟之内出现在姑奶奶眼前,不然……后果自负!」

 

  说实在的,老姐的声音是蛮好听的,就是有点小野蛮哪!

 

  「姐,我马上就到,你在哪呢?」我一边跟老姐通话一边踩大了油门。

 

  「姑奶奶现在购物广场shopping,顺便给某个混蛋挑件猴皮,到了

就在停车场等吧!」

 

  善了个哉的!野蛮归野蛮,老姐的爱护还是无处不在的!心,暖暖的,又被

小感动了一把。

 

  「姐,我……我……急着回来,可没准备什么礼物啊!」我弱弱的呻吟着。

 

  「臭猴子、死猴子,姑奶奶都白疼你了,我这心啊……拔凉拔凉的啊!你就

等着姑奶奶秋后算账吧!……咯咯咯……,好了好了,不吓唬你了,赶紧过来吧,

姐什么也不缺……只要见到你这只小猴子,姐就满足了。」

 

  感受着老姐言语间的疼爱和呵护,我的眼眶湿润了。挂断通话,我猛踩下了

油门。老姐,我回来了,你的小猴子回来了!

 

         ***    ***    ***    ***

 

  十分钟后,车子已停在购物广场的楼下。只一眼,我就捕捉到了老姐的身影。

 

  依然是那么的婷婷玉立,风姿绰约,就如同最美丽的牡丹般绽放在人流之间!

 

  她眉目如画,明眸善睐!中分的栗色长发散披肩头,身上穿着一件深紫色风

衣,内衬着一件淡藕紫的高领毛衫,婉约清冷,漂亮的淋漓尽致;她的美腿修长

健美,被黑色镂花的保暖裤紧紧包裹着,再搭配深棕色的过膝皮靴,简直火辣到

了极致!

 

  老姐,请不要太风骚好吧!我会吃醋的!这是专属于我的美丽,我希望独自

拥有独自欣赏!

 

  我把车移到了老姐身边,摁下车窗,打了个口哨道:「嘿,美女,等情郎的

吧?天寒地冻的厉害,不如到哥们车上来,顺便再兜个风去?」

 

  看到是我,老姐恨恨的飞了一对卫生球给我:「滚蛋,皮痒了是吧?赶紧开

门,小心姑奶奶一会儿对你动大刑!」

 

  既领懿旨,我也就不敢惫懒了,毕竟老姐的大刑可不是用来解痒的。我麻利

的打开车门,把老姐迎到了车上。老姐把几个袋子往后座一扔,随手就扯住了我

脆弱的耳朵,开始上刑批斗:「臭猴子,姑奶奶给你说过的,天作孽不可活,自

作孽罪无可恕!本来嘛,看在你这么乖回来的份上,本姑奶奶决定先赏你一记香

吻的,可惜你未经请示随意调戏良家美女的做法实在是有够恶劣!必须家法伺候

且立即执行!有意见保留,有上诉驳回!」

 

  我勒个去,谁家调戏人还要请示事主的!官僚作风害死人啊!

 

  「诶…诶…,轻点老姐,我错了,我不该未经同意就随便调戏您,像您这么

如花似玉的美女,如果只是因言获罪,那实在不是我等色中恶魔的最佳选择啊!

真正的色魔,敢于直面美女地反抗;真正的勇士,敢于直接推倒!我错了老姐,

您使劲拧吧,小猴子绝不反抗!我已经充分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决定痛改前非,

以后坚决做个真正的勇士!」

 

  「咯咯咯…,滚蛋吧你个臭猴子,就你鬼点子多,好了,赶紧开车,我们回

家做大餐」,老姐娇笑着说道。

 

  望着老姐那如花般绽放的俏脸,我有些短暂失神。她三十二岁了,却还是一

如少女般青春靓丽妩媚迷人!

 

  无论嗔羞薄怒、巧笑凝眉,总会有最打动我心的诱惑,让我无法自拔,深深

迷恋!

 

  不自禁的,我凑上了老姐的唇,深深的吻住了那抹嫣红!老姐稍有抵抗,随

后就抱紧了我的脸,开始反客为主!

 

  我们的舌头激烈地纠缠着,如松鼠嬉闹般她追我躲,我进她退,尽情地汲取

着对方的香甜。这一刻,我们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她不是我的堂姐我不是她的堂

弟;这一刻,只有那缠绵无尽的依恋和相思可解的喜悦萦绕其间!车内的气氛温

馨而且缠绵!

 

  如果我再乖点,没有偷摸上老姐那对丰满的话,我想我还能继续贪恋这份温

柔。

 

  「哎呦」我的舌头被轻咬了一下,就看见老姐粉面含羞,眼神恨恨的瞪着我。

 

  坏了,破坏气氛了!

 

  大概所谓得意忘形,就是我这样了!可是天地良心,我真不知道啥时候偷偷

攻上了玉女峰!话说,这个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吧!?趁着老姐那独步江湖的

「揪耳凤爪手」还未送出,我赶紧发动车子,向老姐家冲去!

 

     ***    ***    ***    ***

 

  因为县城基础所限,老姐新房所在的小区是没有供暖设施的。回到家里后,

我们就打开了空调和壁炉,室内温度也渐渐回暖开来。老姐进了厨房忙活,我看

了会儿电视,觉得无聊,就屁颠屁颠的也跟进了厨房。

 

  忙碌中的老姐,如同贤惠的小媳妇般乖巧迷人!因为脱去风衣的缘故,她的

曲线一览无余,紫色毛衫包裹着的身子前凸后翘玲珑有致,依然是那么的完美惊

艳!鼓涨的胸部随着老姐的动作微微颤动不止,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我有点

冲动,分身悄悄的抬起了头!

 

  我静静地来到老姐身后,紧贴住了她的身子,下体的坚硬抵着她紧翘的浑圆,

手顺着毛衫领口,掠过她白嫩深邃的乳沟,覆在她那鼓胀的乳峰之上轻轻的揉捏

着,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便松开了手中的材料,小臂向后弯曲,一只手抚

摸着我的脸,另一只手则直接抓住了我放肆的命根子,呢喃道:「…臭…猴子,

真是一会也等不了了呢!」

 

  我的双手不停揉捏着她的浑圆,脸埋在她的领口中厮磨着,深深的嗅吸,那

份独属于老姐的味道。

 

  「姐,我想你、想你、想你,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小猴子爱死姐姐了」。

 

  「姐知道呢,姐都知道,姐也想你,想我家的小猴子,每时每刻都在想」。

 

  姐呢喃着说完,身子就扭了过来,双手捧着我的脸,如水的明眸凝视着我的

眼睛,轻声说道:「小猴儿,抱姐姐…去床上吧,不要在这里!」

 

  我是比较容易接受建议的。听话的一把抱起老姐,冲出厨房来到卧室,将她

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我深情的凝视着老姐,她,是独属于我的!是这个世界上我最深爱最心疼最

依恋最信赖的人,也是我情愿用生命和一生的时间去疼爱珍惜呵护的人!

 

  我温柔的褪去老姐的衣物,她娇羞不已,欲拒还迎。她是典型的矛盾体,伯

父阿姨的完美整合体!生活中,她像极了伯父,雷厉风行轩昂刚强;可到了床上,

她就如同那悄然盛放的水仙花般温柔似水,温婉如玉,像极了漂亮阿姨!

 

  老姐的身子简直是最完美的艺术品!造物主如同最护短的长辈,毫不吝惜的

给予她最奢侈的疼爱……她的长发柔顺如锻,她的眼神灵动似水,眉毛修长,瑶

鼻挺拔。红唇似火般妩媚性感,娇躯如玉样温润丰满。锁骨优美,玉臂修长,简

直就是造物主最完美的杰作!

 

  老姐浑圆的半球被那黑丝紧裹着,凸起一道天堑般鸿沟,随着姐姐的呼吸颤

动摇弋玉波荡漾。我温柔的挑开了蕾丝挂钩,于是,两个雪白的鼓涨便如那挣脱

束缚的白兔,尽情的跳闪震颤开来,一时间乳波乱跳,光华四射!姐姐的乳房挺

翘结实,雪白的半球如碗般覆在她的上身,顶端一抹嫣红,犹如天山雪峰盛开的

一株血莲花,美到了极致又靓到了销魂!

 

  我轻轻的凑上我的唇,含住了她乳房上的那颗红豆,轻噬慢啄,豆豆渐渐的

发硬涨大……,老姐玉面含羞双目微闭,两手不自主的轻抚着我的短发和脸颊。

 

  离开了玉女峰,我的唇在老姐的身子上游走,不间断的攻城略地,最后停

留在她的小腹。触摸处如丝般紧致润滑,平坦而无一丝赘肉,圆圆的肚脐如钻,

清秀且华美。

 

  再向下,就是老姐的桃源洞了!

 

  我的心跳加快,血液也开始沸腾,手颤抖着轻抚而去。

 

  那里平滑光洁,无一丝毛发,如同婴儿般水嫩温润!我的手颤抖着,抚摸着

老姐的长腿,她的气息也在逐渐加重,浑圆结实的修长稍有挣扎便即放弃,温柔

的对我敞了开来,释放出她灿烂炫目的光彩!老姐是个天生白虎妹!从第一次的

震动惊艳,直到现在,即便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却还是一次次冲击着我的神

经,令我血液沸腾魂绕梦牵!

 

  两片肉唇小巧精致,粉红粉红的如少女般滑嫩,蚌口微开,嫩红的蚌肉错落

有致,紧紧闭合,间或有溪水稍渗,晶晶亮亮的,犹如蜜桃初咬般的鲜嫩。我情

不自禁,张嘴噙住那个洞口,轻轻吮吸,蚌汁便如玉液琼浆般涌入我的口中滑进

我的咽喉。我疯狂的汲取,她源源不绝的给予,蚌汁越来越多,混着我来不及咽